theqwqwqwqwqwq

碎碎念和偷偷吃糖的小号。

solo

一个人

孤独终老

享受其乐

安安静静

就这样过一辈子吧

不适合被爱也不适合爱别人

就这样吧


山有木兮-给卿卿的十九岁生贺

。爆哭

柒渊:

八月的於陵谷没有外界的燥热,微凉的空气仿佛能沁入发肤。
卿悦已经不记得这是她们离开的第几年了。犹记当年的於陵,有性格相异却心有灵犀的万花弟子柒渊柒昀姐妹,有一副好嗓如百灵的秀坊萧以落,有沉静淡然的纯阳顾漓月。
如今却只剩下卿悦留在这谷里,除了常年为名剑大会奔波的顾漓月偶有回谷,其他人从那一次山河倾覆之后仿佛一缕烟散了,从未有声息。
卿悦想,她是不会再见到她们了。那些浪迹江湖时许下的约终究是一纸荒唐。
从那时到这时到底流失了多少时间除了泛旧的血影天宇舞姬之外谁也不知道。
夜幕降临后的於陵谷更寂静了。
柒渊摘下苏幕遮,腰间别着的雪凤冰王笛一如往昔;柒昀身边跟着皮克斯,她拍拍小蝴蝶的翅膀,和柒渊一起换回万花谷的服饰。
“这么多年了还穿着秦风,一会卿卿见到可不得嘲笑你们。”
萧以落已经从当年单修云裳的软萌萝莉变成了单修冰心的少女。
柒渊只是笑,打开了房门。
常年行走江湖让卿悦异常敏锐,几乎是柒渊推房门的一刹她就醒了。月光清亮,透过窗打在熟悉的三人脸上。
卿悦愣了一下,满眼的不可置信。
当下柒渊已经站在床边了,后面跟着柒昀和萧以落。
“紧赶慢赶的,差点还是没赶上你今年的生辰啊,卿卿可不要怪我才好。”
万花姑娘的嗓音里透露出疲惫和歉意,眼神却是熟悉的温润。
卿悦还没来得及开口,柒昀碰了碰蝴蝶的翅膀,皮克斯飞到了卿悦手里,她笑了笑,说:“知道你一定一大堆话想问,一下子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这是我和阿渊从这些年我们待的地方带回来的,是个可爱的小家伙呢,叫皮克斯。”
萧以落拿着一把全新的血影天宇舞姬,递给卿悦,“我可没跟她们一起去那什么劳什子地方,这些年一直在秀坊闭关呢,云裳专修冰心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啊,前些天才刚出关呢。”小姑娘脸红红的,让人想捏捏脸,“这些年你也未曾再回过秀坊,我就帮你带一把新的血影天宇舞姬了。”
卿悦看一眼左手的皮克斯,又看看右手的血影天宇舞姬,笑了。
隔日,血影天宇舞姬终于又和上了雪凤冰王笛。
“这次回来就不走啦,以后我的冰心诀配上你的云裳心经,再加上月月的紫霞岂不是可以去参加名剑大会?”这是萧以落。
卿悦只是笑着说:“漓月前日来信说,过几日回谷来。”
几日过后,顾漓月看着在谷口等她的两个万花姑娘两个秀坊姑娘,说:“於陵谷这下可总算是聚齐了。”
萧以落扯了扯柒渊柒昀的衣袖,又对顾漓月使了个眼色,四人相视一笑。
“卿卿,生辰快乐。”
“从天真无忧无虑到万物尽收眼底。”这是萧以落和顾漓月。
“从竹马青梅之谊到并肩不离不弃。”这是柒渊和柒昀。
“山有木兮卿有意 昨夜星辰恰似你。”这是卿悦。
从肆意江湖到山河崩塌不过尔尔几年。
从散落四处到重聚也不过是一把血影天宇舞姬的距离。
一入於陵谷,不论从此身在何处,心中自有彼此。
你我情意,当如此尽致淋漓。